星期三, 6月 12, 2024

水中不知流


李偉樂撰寫《水中不知流》,述說昔日香港仔一個漁民家庭的生命變遷。故事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,林氏上輩為漁民艇戶,中生代林初德徘徊於離家「上樓」和繼續「住艇」為生的抉擇。對於捕魚工作和艇戶生活,林家都有深厚感情。《水》劇以線性敘事方式,講述林家五代人直到近年的種種變化。編劇對於水上人的生活方式,作出不少資料搜集,致令角色的日常生活細節,例如修補魚網、維修船艇,以至婚嫁習俗,箇中都有細緻描寫。惟是林氏家庭作為典型角色,其生命歷程略嫌直線發展,起伏都在觀眾意料之內,角色仍待更深層次的感情發掘。導演陳嬌安排不同演員飾演不同年代的同一角色,對角色的命運未能發揮連貫效用。

佛琳

(相關雜文見2024年6月12日大公報小公園版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culture/237141/2024/0612/980558.html)

星期二, 6月 11, 2024

戲傲江湖

紀念金庸百年誕辰,進念二十面體策劃了「戲曲金庸‧笑傲江湖」項目,當中包含四齣京劇折子戲、一段粵語南音,組合成三個節目,於香港文化中心劇場每周登場。戲曲內容以金庸小說《笑傲江湖》為藍本,京劇藝術家和香港南音唱家分別譜寫曲詞,讓觀眾對小說耳熟能詳的角色增添新意。

除了正式演出,進念亦舉辦導賞專場。劇場的簡潔舞台放置了戲曲常見的「一桌二椅」,舞台兩側、背面幕牆,以及舞台地面,都可用作投影畫面。節目開始之時,劇場頂部垂下大幅弧形布幕,差不多直達觀眾頭頂。布幕上投影了各式戲曲臉譜,以及山河圖像,引領觀眾進入《笑傲江湖》五嶽群山境地。往後下來,楊健平錄音演唱的南音作為引子,寒山夜雨,說唱江湖,曲詞內容簡約平白,符合民間曲藝的普及目標。再往下來,來自中國戲曲學院京劇系的年輕武生演員任家樂,為觀眾簡單示範「唱唸做打」的四功。任家樂腰纏板帶,手持長劍,繼而以令狐沖角色演繹一段戲曲「獨孤九劍」。戲文交代令狐沖受罰而面壁思過,期間領悟華山劍法精髓,再而自省身心。整段戲文合情合理,金庸筆下角色以戲曲行當呈現,互相輝映。

佛琳

 (相關雜文見2024年6月7日大公報小公園版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culture/237141/2024/0607/979116.html)

星期三, 6月 05, 2024

香西法蘭港


《香西法蘭港》初段較為吸引,一方面以生動活潑的舞蹈場面,展示一般人眼中法國人的浪漫形象,然後實際地呈現原來大部份法國人的真實面貌,由此而成強烈對比。

往後下來,一條褲製作常用的訪談和紀錄手法,展現了好些在港生活的法國人的說話。然而,被訪者都跌入了典型狀態,其實沒有深入的探討性,也欠缺廣泛的代表性,演出中段開始流於平板。全劇若以「印尼、印度、菲律賓」代替「法國」二字,差不多沒有兩樣。

完場之後,導演的致辭令人不解:若對香港的狀態感到絕望,為何仍要勉強年輕演員在港生活?

佛琳

星期一, 6月 03, 2024

白湖映像


香港話劇團新劇季以潘惠森於上世紀末開始陸續寫成的「昆蟲系列」劇本揭開序幕,《白湖映像》一方面是潘氏將自我作品回顧及重整的過程,同時亦讓話劇團持續推行劇場文藝風氣。

潘氏於《白》劇新增了速遞員作連貫角色,以此與現時盛行的物流行業互相呼應,但是「昆」系列《螳螂捕蟬》原本是《螞蟻上樹》的角色延續,《螳》的兩個殺手角色於《白》劇並沒有具體社會象徵和時代寓意。由是,《白》劇雖然滿載往昔情懷,但難免併合零碎,若對「昆蟲系列」不太熟悉的觀眾,亦不容易理解劇情和投入氣氛。

佛琳

 (相關雜文見2024年6月3日大公報小公園版http://www.takungpao.com.hk/culture/237141/2024/0603/977676.html)